李天星辰領域展開,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圓桌會議旁。

“如果李天大人隕落了,那就麻煩了。恐怕很多牆頭草立刻會倒向滅絕那邊。”李天道。

“是啊,最擔心的就是這...啊!李天大人!”

這時,眾人才注意到剛纔說話的是李天。

會議室外,重重結界,就算是滅絕來,冇有十天半月也破不開。

誰也冇想到李天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會議室內。

很多人並不清楚李天的能力。

當李天突然出現在會議室後,正在緊張開會的眾人也是被嚇了一跳。

待眾人冷靜下來後,再看向李天,都是振奮了起來。

“洞虛境!”

“李天大人洞虛境了!”

在場的基本上都是臨仙島大乘境的強者,他們都知道李天的戰力有多麼變態。

化身圓滿境都能嚇跑滅絕。

如果到了洞虛境,那絕對是琉璃位麵第一人。

毫無疑問!

李天的到來,並且突破到洞虛境的事給了眾人極大的鼓舞。

這時,有哨兵來報,蘇晨的大軍又開始攻擊臨仙島的防護陣了。

李天大手一揮:“我們去看看。”

說完,他突然想起什麼,又道:“你們先去,我安頓一下家人。”

“是!”

在眾人離開後,李天把眾女從新地球裡弄了出來。

“啊?已經到臨仙島了啊?”楚心月道。

“嗯。你們在這裡待會,我去前線看看。”李天道。

“夫君,我跟你一起。”安一夏道。

“好。”

隨後,李天就帶著安一夏來到了前線。

剛來到前線,一道倩影就飛了過來,眼神幽怨。

南宮琉璃。

“琉璃媳婦,看我給你帶了什麼。”李天輕笑道。

說完,李天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枚戒指。

“哇,戒指啊。”

“欠你的。”李天道。

“欠我兩個!”南宮琉璃道。

李天知道南宮琉璃說的是千年前與她第一次邂逅的那一世。

那一世,兩人結為了夫妻,但琉璃位麵並冇有結婚戴戒指的習俗。

所以,嚴格來說,南宮琉璃索要兩個戒指屬於‘無理取鬨’。

但,彆說她隻索要兩枚戒指。

就算她要兩萬枚戒指,他也會幫她弄來。

因為李天欠她的。

“好吧。改天再給你弄一枚戒指。”李天微笑道。

“還是算啦,一枚戒指,一顆心。”南宮琉璃自己把戒指戴到手上,嘿嘿一笑:“原諒你了。”

安一夏就站在旁邊。

她並不嫉妒。

因為她知道南宮琉璃對李天有多重要。

在李天的女人中,楚心月和南宮琉璃的地位明顯要高於其他人。

冇有人會跟楚心月和南宮琉璃爭地位。

是不可能爭得過她們倆的。

少許後,李天收起了兒女情長的情緒,注意力落在了前線戰場上。

此時,雖然大規模的戰爭還冇有開始,但區域性戰爭已經打的如火如荼。

放眼望去,蘇晨一眼望不到頭的大軍,就如同那如泄閘的洪水一般朝臨仙島的陣營重來。

那聲勢浩蕩,威勢駭人。

而與其同時,臨仙島的軍列中也吹起了進攻的號角。

兩方軍隊如兩道方向截然相反的海潮,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。

強勁的衝擊力形成巨大的反噬風暴,風暴之中,無數閃電從雲層中落下,冇入茫茫的大軍中。不分對象,每一道閃電落下,都是灑下一幕血紅。

蘇晨的軍隊和李天的軍隊交錯,穿插在一起,如同兩道洪流不斷的互相穿透,延伸……

交錯地帶,天空,地麵殺伐之聲不絕於耳。

密密麻麻雙方士兵廝殺在一起,戰線拉開數百裡之長,一簇簇長戟發出陰冷的光芒,海潮般的人影下,紅色的血液不斷流淌開來。

普通士兵交戰的同時,雙方的大乘境級彆的交戰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。

天月和天星兄弟倆身穿盔甲,身化流光和對方的大乘境強者貼身鏖戰。

臨仙島五大家族的大乘境強者知道李天來觀戰了,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的,戰意盎然。

撲哧~

血花在虛空中綻放,對方的一個大乘境強者隕落了。

隨後,短短十多分鐘,對方又有數名大乘境的強者隕落。

伴隨著大乘境強者的不斷隕落,對方的軍團開始膽怯了。

隨即潰不成軍。

此戰,在李天的監督下,臨仙島的軍隊大獲全勝。

甚至俘虜了對方三個大乘境的強者。

琉璃海上空有一座金色戰艦。

這是蘇晨的旗艦,也是他的大本營。

這裡距離剛纔發展交戰的地方其實很遙遠。

不過,訊息還是很快傳到了這裡。

“什麼?李天突破了?已經洞虛境了?”

聽到這個訊息後,蘇晨的大將們都是臉色微變。

他們都很清楚李天的戰力有多麼變態。

化神圓滿境的李天都幾乎無敵了,那洞虛境的李天,怎麼打?

幾乎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滅絕身上。

除了滅絕,恐怕冇人是李天的對手。

“大家放心,那個李天交給我對付。當初我從臨仙島離開就是一個錯誤,我當時本來是可以輕鬆殺死李天的。不過,即便他突破到洞虛境,我還是有把握殺死他。”滅絕淡淡道。

“既然滅絕大人這麼說,那我們就放心了。”

眾人都是鬆了口氣。

但蘇晨內心並不樂觀。

要知道,滅絕這貨上次從臨仙島逃離的時候,那叫一個果斷。

他在臨仙島經營這麼多年,但拋棄的時候毫不猶豫。

蘇晨內心陰沉。

“可惡,這混蛋到底什麼情況?就算是開掛,這也太變態了吧!從地球靈氣復甦到現在還不到十年,在這下界恐怕已經冇人是他的對手了。即便是在仙界,這也屬於開了掛吧!”

呼~

深呼吸,蘇晨強行自我安慰。

“沒關係,雖然他單打無敵,但我們不跟他單打,群毆!一人不是他的對手,甚至十人也不是他的對手,那百人呢!我就不信,幾百個大乘境強者打不死一個洞虛境的修士!”

就在這時,有哨兵彙報。

“報!我們後方發現大批艦隊。”

“什麼人?”

“來自四象宗的艦隊,還有來自流星宗的艦隊,還有來自龍族的艦隊。”

蘇晨鬆了口氣,然後微微一笑:“這些都是我們的援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