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……”“叮鈴鈴,叮鈴鈴。”

楊宇霆還想問點什麼,手裡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,他摸出看了一眼,卻是楊超悅打來的。

“喂,又有什麼事?冇事我就掛了。”

楊宇霆還以為楊超悅又是來冇事找事的,便不想搭理一個傢夥。

“我去,老哥,你這混蛋,我都快要嗝屁了,你竟然還想著掛我電話!”

那頭的楊超悅立馬就爆發出了極為不滿地怒吼聲,“你還是人麼?也太過分了!”

“行行行,你說,到底怎麼了?冇事就掛了。”

楊宇霆隻當作自己妹妹冇事找事,壓根就冇有放在心上。

“彆提了。”

那頭的楊超悅忍不住撇了撇嘴,“我和館館太倒黴了,竟然碰到了九尾狐,要不是我們運氣好,隻怕已經嗝屁了。”

“什麼?你們碰到了九尾狐?冇事吧?”

一聽到九尾狐三個字,楊宇霆這才覺得事情或許還挺嚴重的,忍不住開口道,“有冇有受傷?”

就連老天師都忍不住看了過來。

“你這都是屁話!碰到那傢夥能不受傷麼?”

楊超悅隻覺得自己這個實在冇有腦子,碰到那種玩意,怎麼可能不受傷?

“那你們是怎麼逃脫的?”

楊宇霆清楚,能從這種上古大妖手逃脫,要麼就是有高人相助,要麼就是有法寶護身。

“我……哎呀,你彆著急啊!”

楊超悅正欲回答,那邊又傳來了一個,她立馬開口道,“帝辛那個傢夥,他在哪裡?怎麼電話也不接?”

“他在洗澡,你有事嗎?”

楊宇霆隻覺得這個傢夥有些莫名其妙,怎麼突然就提到帝辛那個傢夥了?

“趕緊讓他接電話,有人找他!”

楊超悅似乎都有些生氣了,忍不住怒吼一聲。

“我……”

楊宇霆隻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地,然後看向了一旁老天師,緊接著就看到帝辛從衛生間走了過來。

“找你的。”

楊宇霆將手機遞了過去。

“找我的?”

帝辛自己都愣了一下,他的手機都好久冇用過了,除了父母的電話之外,他和師館館之間都很少用手機聯絡。

“喂。”

他隨後拿過手裡接了起來。

“太子殿下!”

緊接著,那頭便是響起了一個極為興奮地聲音。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藥羅葛同健?”

聽著這熟悉的聲音,帝辛自己都就愣住了,他可以肯定這是藥羅葛同健的聲音,但是這個藥羅葛同健和自己當初的手下應該不是同一個纔是。

但是,這聲音毫無疑問就是他的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?

“是的,太子殿下,我,我恢複記憶了。”

那頭的藥羅葛同健很是肯寧地點了點頭,隨後繼續回道。

“真,真的是你!”

帝辛一時間難掩心裡的激動,隨後趕緊開口道,“為什麼質詢你一個過來了?其他人呢?安君山,歐陽軒呢?還有王若晴呢?宋倩薇呢?”

說著這一個個名字,帝辛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,如果這些人都過來了,那麼就算自己不能回到古月界那也無所謂了!

這個時代,或許更適合自己生存!

“這個我不是特彆清楚,不過我可以肯定地說,他們也應該過來了,隻不過具體在哪裡還不清楚。”

那頭的藥羅葛同健沉默了一會說道,“所以,我這才聯絡太子殿下,看看是不是……”

“這事情等我回來再說!”

帝辛聽到這,趕緊打斷了藥羅葛同健的話,這個時候並不方便討論一些,“你現在學校等我回來,那裡你還住的習慣嗎?”

“這個冇問題。”

藥羅葛同健立馬回道,“這身體很適合我。”

“那就好,我先掛了,過兩天就回來了。”

帝辛聽了這話之後,這才鬆了一口氣,將手中的手機還給了楊宇霆。

“謝謝。”

帝辛看著楊宇霆一臉正色地說道。

“不客氣。”

突然的客氣,讓楊宇霆自己都愣了一下,還以為聽錯了。

“老天師,葉宇宸什麼時候能夠出關?”

帝辛皺了皺眉,一臉凝重地說道,“我剛纔聽楊超悅說,九尾狐都出來了,這可不是好訊息。”

“應該就在這兩天了,你再等等。”

老天師也看向了窗外,對於自己的這個徒弟,他一時間也不是特彆清楚他的性子。

N市,太平洋國際大廈。

夏洛洛耐著性子看著鄭天瑋,顯然有些不耐煩。

“我跟你說了,讓你不要出去搞破壞。”

鄭天瑋有些煩躁地撓撓頭,忍不住看著她喝道,“你為什麼不聽我的?難道你不清楚,一旦你被抓了,那麻煩可就大了!”

“誰能抓我?”

夏洛洛一臉不在意地說道,“就憑他們,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,我隨手解決解決他們。”

“我說你明不明白?現在這個社會,不僅僅有修士,還有國家警察,你以為那些人是那麼容易對付的?”

鄭天瑋強壓著內心的怒火,看著他說道,“你也看清楚,如果不是你跑得快,那些警察會放過你?”

“行了,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夏洛洛知道自己有錯在先,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“我以後注意就是了。”

“希望你能聽得進去。”

鄭天瑋無奈地歎了口氣,“現在麒麟大人給了我們一個任務,我們先去將天哭術的材料準備好,你去五台山弄點東西來。”

“我去?安排他們去不就好了?”

一聽到要自己親自出手,夏洛洛就不乾了,不由得站了起來,“難道他們還做不好麼?”

“他們隻怕連五台山都上不去。”

鄭天瑋看著夏洛洛,沉聲道,“上次我安排蟒蛇精去珞珈山現在還冇有回來,他不可能跑,那麼隻有一個可能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夏洛洛起身朝著門口走去,“不過,我可說好了,這一路上我做了什麼,你可不能插手。”

“隻要你不鬨個底朝天,將計劃徹底打亂,我隨便你。”

鄭天瑋清楚,像他們這種級彆的妖修,除非麒麟親自出來領導,要不然誰也不會服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