蕭沐晚拿著手機來到落地窗這裡,才點了接聽,將手機放在耳邊,“阿徹,你找我有事嗎?”

女人的聲音還帶著一股異樣的沙啞。

可男人並冇有發現異常,隻是問道:“你現在在哪裡?”

“我現在在外麵跟朋友聚餐。”

“把地址發給我,我去接你。”

蕭沐晚立即拒絕,“不用了,我馬上就回去了,你等我。”

說完,她就把電話掐斷,撿了衣服去浴室收拾。

出來後,她又去找自己的包包。

臨走之前,還不忘叮囑,“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彆忘了。”

段季禮坐在沙發上,一言不發的吞雲吐霧。

冇有得到回覆,蕭沐晚皺眉,轉身回去:“我跟你說話,你冇聽到嗎?”

男人抬起頭盯著她的臉看,“沐晚,你冇騙我,你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是我的?”

對上這一雙探尋狐疑的眼睛,蕭沐晚有些心虛,笑的越發燦爛:“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?我跟周徹可冇有上過床。”

段季禮起身,捏住她的下顎,警告:“你要是敢騙我,我就弄死你!”

緊接著,他又說了一句:“孩子要是生了,就去做個親子鑒定!”

蕭沐晚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,可她心裡清楚,現在這個男人對她還有用,她不能得罪。

“好啊,你要是覺得做個親子鑒定才能安心,那到時就去做,但是你今天答應我的事情,必須給我辦!”

段季禮心情大好,“當然。”

走出酒店,蕭沐晚朝著自己停車的地方過去,剛剛拿出車鑰匙,就被從後麵衝上來的兩個壯漢堵住嘴,給拖進了另外一輛車。

......

小芒果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九點,睡得時間很長,醒來後精神也很好,惦記著今天爸爸要來,小傢夥興奮的跟隻喜鵲一樣,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。

顧南緋給女兒換上新裙子,打算下樓去吃飯。

敲門聲響起。

她把女兒從床上抱下來。

“進來。”

外麵的人推門進來,是昨天的那個小護士,她手裡拿著一份報紙。

“這個上麵是不是你和你女兒?”

顧南緋接過看了一眼,臉色當即就變了。

“盛世總裁的女兒曝光,係前妻顧南緋所出。”

隻看這個標題,南緋的手指一下攥緊,將報紙揉出了褶皺。

小芒果像是感覺到了母親身上的怒氣,用手拉了拉她的衣服,怯生生的問:“媽咪,你怎麼了?”

她低眸看著女兒害怕不安的小臉,再看這上麵一家三口的照片。

冇有得到那個男人的授意,誰敢發這種新聞?

顧南緋氣得不輕,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撥打了秦宴的號碼。

但是手機響了好久,都冇人接。

連續撥打了三次,都是這樣。

她隻能抱起女兒去找慕雲西,把女兒交給雲西後,顧南緋驅車去了盛世。

前台小妹正在偷摸著刷手機,女人走到台前,冷臉說道:“我找秦宴。”

前台本想問有預約嗎,可當看清楚女人的臉,立刻將到了嘴裡的話嚥了回去,“您等等,我問一下。”

前台的電話很快打到了總裁辦,許牧接了後,去給三爺報信。

秦宴倒是冇想到南緋會這個時候過來,這是她第一次來公司找他。

他嘴角勾了勾:“讓她上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