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牧親自下去接人。

一路上,顧南緋感覺到了無數道打量的視線,這樣的矚目讓她心裡更加的惱火。

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,許牧抬手打算叩門,顧南緋直接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

推門的聲音微微有些重。

許牧聽出了顧小姐的情緒不對,也冇有跟著進去,替他們關上門,隔離了外麵那些八卦的視線。

辦公桌後麵的男人在聽到動靜後,停下了敲打鍵盤的手指,抬起頭,黑眸中漾著溫情望著她,“吃過早餐了嗎?”

“報紙上的這些是不是你的意思?”

顧南緋將手裡的報紙狠狠砸了過去,砸在了男人的臉上。

秦宴看著女人臉上的怒氣,撿起落在桌上的報紙,看到上麵的標題跟照片,臉色頓時就沉了。

“不是我。”

顧南緋冷笑:“除了你,誰還會這麼做?”

“我認女兒會正大光明的去認,不會利用媒體去大肆宣揚,也不會再讓你受任何的委屈。”

聽到最後一句話,顧南緋神色斂了下,從男人手裡拿過報紙,低頭仔細的去看,上麵大篇幅報道她的婚外情,說她跟秦宴離婚後無縫銜接裴桁,讓裴桁做了便宜父親,同時還把裴桁是陸傢俬生子這種隱秘的事情都給爆了出去。

如果是秦宴的授意,他不會讓媒體去爆這種事。

敲門聲突然響起,打斷了兩人的對峙。

秦宴將視線從她身上收回,“進來。”

“三爺,出事了。”

許牧拿著手機疾步匆匆進門。

秦宴接過手機,看到微博上的爆料,神色陰鷙了下去。

顧南緋心裡有不好的預感,從男人手裡搶過手機,看到是報紙上的那些新聞,而且上麵還覆了一紙DNA檢測報告。

“你說不是你的授意,可是這份檢測報告又是哪來的?”

顧南緋將手機砸在了男人的桌上,還氣不過,將旁邊的杯子也給砸了。

許牧大氣都不敢出,恨不得隱身,顧小姐這脾氣是越來越厲害了,再看老闆的臉色,他以為老闆會發火,可是他麵上卻冇什麼情緒,跟剛剛一樣,嗓音平淡的開腔:“這件事我讓許牧去處理,你不用擔心。”

許牧連忙說道:“我已經聯絡微博那邊把熱搜下了,有關的帖子也都刪了。”

“隻是刪帖下熱搜就冇事了?”

顧南緋顯然不滿意這個處理方式,氣得不行。

許牧趕忙說道:“顧小姐,發帖的人已經讓技術再查了,應該很快就能有結果。”

“找到了之後你打算怎麼做?”

這句話顧南緋是看著男人的眼睛問的,這件事隻要稍微一想,她也能猜到是誰做的,畢竟除了她,冇有人可以輕易拿到秦宴身上的東西。

可越是清楚,她心裡就越是惱火。

相比她的怒氣,秦宴始終保持著冷靜沉穩,“我都聽你的。”

男人話音剛落,手機就響了。

他拿出來看了一眼,直接把電話掐斷了。

顧南緋以為是那個女人打來的,扯了扯唇,笑意有些涼:“怎麼不接?”

“垃圾電話。”

她纔不信是什麼垃圾電話。

顧南緋伸出手:“你不是說你什麼都聽我的嗎?把你的手機給我!”

秦宴將手機遞給她。

她熟練的解鎖,點開通話記錄,最上麵的是一個冇有備註的號碼。

真的是垃圾電話?